畢宿五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伦雪٩(๑`н´๑)۶!

【全职】讯息

本来想挑战看看带多点人,结果只多了两位。
此文包含有点奇怪的叶修、黄少、乐乐、我不知道在写什么的张副以及虐不起来的伞哥_(:з」∠)_






叶修

你和他的讯息向来不多,毕竟分开的机会也不多,即使你出差,你们也更喜欢用视讯聊天。

但那不代表你们给对方的关心讯息会少。



黄少天

你的手机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因为讯息量过多当机的事,因为黄少天知道你忙,他写太多你也不一定看得完,所以在你和他的聊天室,少天大大总是尽力精简文字。

至于没办法写出来的思念,还是当面说吧?



张佳乐

他总是会把生活中的快乐都分享给你知道,即使你看不到,每次打开聊天室却还是会被那记忆中远方的笑容渲染,而勾起嘴角。



张新杰

他总会定时提醒你吃饭、注意身体、不要吃冰等等,准时得你都觉得是定时发送。

直到某天霸图突然放假,他坐在你身旁惯性的发送讯息。



苏沐秋

别人总说你简直把苏沐秋的聊天室当成日记本,不论大事小事,都想让他知道,尽管那灰暗的头像再没亮起来过⋯⋯

——您的好友秋沐苏已上线。——

吗?

段考期间各种想写
结果放了寒假打开噜否就看不懂自己在写什么了(´;ω;`)ウッ…

【全职】男神×你 我在抱枕的触感下沉沦(?)

各种奇奇怪怪的段子✓
含ooc的叶修、黄少、乐乐
段考前想写的东西特多啧啧



☆文字泡☆

▶叶修

我最近迷上了抱枕。

尤其是文字泡形状的,特别可爱。

还有把抱枕摆到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头上,有点无奈的模样很可爱啊!

发现了以后每天睡前都会玩一下。

某天买了一个挺特别的,上面的词没写完

——「____ me」

觉得很新奇啊就买回来了。

睡前趴在床上琢磨一会儿填什么上去。

还没想到呢人就进来了。

干脆就问他了。

我看他顿了一下,然后躺上床把我抱住,抱枕被摆到了我头上。

——『填……fuck me ? 』



▶黄少天

本来只是一时兴起,不过后来不小心有点……上瘾?

我喜欢用订做的,或是买没绣字的自己缝。

第一次买就是因为刚好那抱枕上的话烦烦说过嘛。

结果后来变成特地做黄烦烦常打的文字泡抱枕来抱。

发到太太群里,叶太太还问是不是我得了相思病什么的。

但其实家里抱枕真的不多!

不到一百个呢!

而且都藏的好好的!

直到某天战队放假被我忘了还抱着抱枕在客厅坐着睡着了……。

黄烦烦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得相思病不用向喻队求助的! !

当天晚上看到烦烦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样子那瞬间我有种背叛了他的错觉!

结果他只是挥挥手把我叫过去抱住——

才怪。

——『既然媳妇儿那么想我,那可得好好回报一下你啦,我也是超——级想你的、呀。』




(已经连上面那个量的手感没都了,乐乐我对不起你qwq)

▶张佳乐

媳妇儿喜欢买抱枕,特别是花型的,问她为什么,她还很自豪的回答:「这是我对乐乐你(百花缭乱)的爱呀!」

——『媳妇儿,集满一百个花形抱枕真的不会召唤出百花缭乱! 』

【全职】金乌西落§姑且算叶你?

超——短小之奈奈来秀下限了(๑´•.̫ • `๑)
听完如我西沉之后今天一天都在重播,整个榨泪(´;ω;`)ウッ
听完第N遍后突然出现的脑洞,看形状大概是被自动铅笔戳出来的(?)
还有手感君你别再看小说了我知道你很羡慕母上完食了但我还有作文想写啊啊啊(つд⊂)エーン

OOC严重注意(´・ω・`)
OOC严重注意(´・ω・`)
OOC严重注意_(._.)_

请保护好你的小心脏:)  


  「耀眼啊……。」 

  身子微微颤抖,双手好似被钉住了一般,屏幕上的人物随着操作的停止呆立着,泪不可抑止地自眼角溢出,落在顿在键盘上的手。

  不管看几次都会哭呢,明明都知道接下来会大概讲些什么了。

  边上频频闪烁的消息刺得眼睛不适,鼠标在手,却没想去点开。

  突然想到了各大公会会长一起传讯息的地方了。

  箭头缓缓移向了本来被放置的YouTube,点开。 

  泪还是在流,双手还是有些止不住颤抖,只有原来微张着的嘴巴渐渐动了起来。

  「还要继续吗?如我西沉的模样……。」

  「那当然,哥可是职业选手。」

  耳机里的音乐声嘎然而止,大概是刚刚吓到按下了暂停吧,隐约听见身后有个陌生的男声,所以……不,总觉得挺熟悉。

  况且小偷强盗什么都怎么可能闯进来了还说那句话。

  「你以为呢?」

  身后安静了一会儿,没多久又传来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慵懒嗓音,夹带着房间里不曾有过的烟草味。
      
  「呵,小姑娘还会抢台词啊?」

  眼泪好像又流下来了。

  「喂……怎么哭了?就一首歌嘛至于吗?」 

  长发因为摇头黏上了布有泪水的脸庞,耳机被拉下挂在脖子上,下巴被一只手托起,不得不抬头,也不敢睁开眼。
 
  明明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却不用睁眼,就能清晰将这些动作描绘出来。

  直到那带着薄茧的手轻柔地抹去泪水,都不想。

  「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们,这么喜欢我,喜欢荣耀。」

  嘴巴反射性的张开想说些什么,不过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谢谢你们,为我、为大家做了这么多。」

  房间静下了,泪水也干了,即便是傍晚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也让闭起许久的双眸感到耀眼。

  房内没有男人的身影。

  但,烟草味还在,那只手拂过脸庞的触感也还记忆犹新。

  跟他一样。

  如你西沉,光芒仍在。

  FIN。

【全职】简 温馨的鬼故事Ⅰ 娃娃

OOC严重有(๑•̀ㅁ•́๑)✧
黄少天(夜雨声烦)X你(・∀・)
第二人称( ̄ー ̄)ニヤリ
其实里面的「你」是作者,会做这些事的也是作者,只是作者没有夜雨声烦的娃娃(´;ω;`)ブワッ
最后备注一下:你拥有一个很厉害的招鬼体质,鬼见鬼爱ლ(´ڡ`ლ)(X

准备好了没有(´・ω・`)?

没有我也会继续写的ʕ•̀ω•́ʔ✧

⇊⇊⇊⇊⇊⇊⇊⇊⇊⇊⇊

关上电脑,你轻轻揉了下双眼,瞥了眼床上的夜雨声烦娃娃,将电源尽数关闭后整个人扑上了床,你没有压上那笑得灿烂的娃娃,它倒是因你扑上床造成的震动弹了起来,恰恰落在你怀中。

阖上双眸,你再一次幻想着夜雨声烦在游戏里战斗的英姿,黄少天敲打着键盘专注的神色和喋喋不休的嘴。

你搂着娃娃的双臂紧了紧,轻声道晚安便坠入梦乡。

午夜十二点整。

你早已不是睡着时的姿势,被子被你蹬下了点,从面朝门翻身成了面朝窗子,那娃娃也被你抱了过来,却也不在你怀中了。

身前金光一闪也没能把你从梦中唤醒,娃娃顿时成了等比例幽灵般带着淡淡色彩的夜雨声烦。

“啊又来了都多大人了居然还蹬被子要不是本剑圣每晚顾着你估计早就病了!还睡得这么死本剑圣每次出场的闪光都弄不醒要是哪天遭小偷了就算你在家也不会发现的吧……。 ”

夜雨声烦嘴巴动个不停,却也没忘记用气音说话,就怕一个不小心把你给吵醒了。

他替你把被子拉高了些,见你微微勾起嘴角口中呢喃着黄少天的名字,他也笑开了。

一道剑气划破了还未停下的话语,但也不过须臾,夜雨声烦没停下动作,说话和反击都是。

看清来人,他的笑容黯淡了几分,眉间也添了几丝不耐,改变稍纵即逝,转眼他又是那阳光的笑。

坐在窗边的西装男子伸出的手似枯枝一般杂乱锐利,他衣衫凌乱,还没有左脚,面上一片腥红。

而那欲穿你心的手,被冰雨稳稳的拦了下來。

了下来。

“天天来,不烦?”

若是你醒着,估计会大喊这夜雨声烦是冒牌货。

“就是想碰碰运气看你会不会哪天被她拿去洗了不在。”

“那你还真是倒楣天天来天天遇上我不愧是张佳乐的粉丝啊连运气都跟偶像如出一辙。”

那鬼眉头一皱,张开血盆大口作势要将你俩一并吞下。

又是吵杂的一夜。

隔日早上,你一睁眼便对上了娃娃的视线,你坐起身仔细端详着它,微微皱眉说道:“有点脏了呢,明明没虐待你啊。”

夜雨声烦的娃娃上还留着昨晚沾上的脏污,可看在你眼里却十分不解,自从这娃娃来到你家里后,他就没出过房间,按理说应该不太会沾到什么污渍才是。

你耸耸肩,最后将娃娃放到枕边。

“等我回来再给你洗澡哈。”

望着你离去的背影,那娃娃的嘴角上扬了点。

FIN。

再来一小段(^_-)-☆

其实夜雨声烦常常忧心自己晚上的护主行动会稍不留神就让你惊醒,结果某次回去后才得知原来不管是他说话的声音还是打斗的声音你都听不见。

于是后来每次驱鬼都会像比赛一样喷垃圾话,有时还会偷亲你,美其名曰:「本剑圣夜夜保护她给她驱鬼要点奖励不为过吧?」

于是有时你醒来后会发现唇上沾染着跟娃娃相同的脏污。

【全職】繁 溫馨的鬼故事Ⅰ 娃娃

OOC有(๑•̀ㅁ•́๑)✧
黃少天(夜雨聲煩)X你(・∀・)
第二人稱( ̄ー ̄)ニヤリ
其實裡面的「你」是作者,會做這些事的也是作者,只是作者沒有夜雨聲煩的娃娃(´;ω;`)ブワッ
最後備註一下:你擁有一個很厲害的招鬼體質,鬼見鬼愛ლ(´ڡ`ლ)(X

準備好了沒有(´・ω・`)?

沒有我也會繼續寫的ʕ•̀ω•́ʔ✧

⇊⇊⇊⇊⇊⇊⇊⇊⇊⇊⇊

關上電腦,你輕輕揉了下雙眼,瞥了眼床上的夜雨聲煩娃娃,將電源盡數關閉後整個人撲上了床,你沒有壓上那笑得燦爛的娃娃,它倒是因你撲上床造成的震動彈了起來,恰恰落在你懷中。

闔上雙眸,你再一次幻想著夜雨聲煩在遊戲裡戰鬥的英姿,黃少天敲打著鍵盤專注的神色和喋喋不休的嘴。

你摟著娃娃的雙臂緊了緊,輕聲道晚安便墜入夢鄉。

午夜十二點整。

你早已不是睡著時的姿勢,被子被你蹬下了點,從面朝門翻身成了面朝窗子,那娃娃也被你抱了過來,卻也不在你懷中了。

身前金光一閃也沒能把你從夢中喚醒,娃娃頓時成了等比例幽靈般帶著淡淡色彩的夜雨聲煩。

「啊又來了都多大人了居然還蹬被子要不是本劍聖每晚顧著你估計早就病了!還睡得這麼死本劍聖每次出場的閃光都弄不醒要是哪天遭小偷了就算你在家也不會發現的吧……。」

夜雨聲煩嘴巴動個不停,卻也沒忘記用氣音說話,就怕一個不小心把你給吵醒了。

他替你把被子拉高了些,見你微微勾起嘴角口中呢喃著黃少天的名字,他也笑開了。

一道劍氣劃破了還未停下的話語,但也不過須臾,夜雨聲煩沒停下動作,說話和反擊都是。

看清來人,他的笑容黯淡了幾分,眉間也添了幾絲不耐,改變稍縱即逝,轉眼他又是那陽光的笑。

坐在窗邊的西裝男子伸出的手似枯枝一般雜亂銳利,他衣衫凌亂,還沒有左腳,面上一片腥紅。

而那欲穿你心的手,被冰雨穩穩的攔了下來。

「天天來,不煩?」

若是你醒著,估計會大喊這夜雨聲煩是冒牌貨。

「就是想碰碰運氣看你會不會哪天被她拿去洗了不在。」

「那你還真是倒楣天天來天天遇上我不愧是張佳樂的粉絲啊連運氣都跟偶像如出一轍。」

那鬼眉頭一皺,張開血盆大口作勢要將你倆一併吞下。

又是吵雜的一夜。

隔日早上,你一睜眼便對上了娃娃的視線,你坐起身仔細端詳著它,微微皺眉說道:「有點髒了呢,明明沒虐待你啊。」

夜雨聲煩的娃娃上還留著昨晚沾上的髒污,可看在你眼裡卻十分不解,自從這娃娃來到你家裡後,他就沒出過房間,按理說應該不太會沾到甚麼污漬才是。

你聳聳肩,最後將娃娃放到枕邊。

「等我回來再給你洗澡哈。」

望著你離去的背影,那娃娃的嘴角上揚了點。

FIN。

再來一小段(^_-)-☆(喂

其實夜雨聲煩常常憂心自己晚上的護主行動會稍不留神就讓你驚醒,結果某次回去後才得知原來不管是他說話的聲音還是打鬥的聲音你都聽不見。

於是後來每次驅鬼都會像比賽一樣噴垃圾話,有時還會偷親你,美其名曰:「本劍聖夜夜保護她給她驅鬼要點獎勵不為過吧?」

於是有時你醒來後會發現唇上沾染著跟娃娃相同的髒污。